今天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小布河畔的美丽小镇

编辑: 发布时间:2016-04-14

王雅坤/文

 

 

晨光浮起,青翠的山色被镀上一圈浅金色的光晕。一条玉带蜿蜒而下,渐闻水声潺潺。窗边鸟儿高声啼啭,雄鸡恣意歌唱,猪儿在栅栏中大声地提醒主人该喂食了,狗儿走出自家院子来到田间地头撒欢。渐渐地,摩托声、吆喝声、孩子的欢叫声腾地而起,小镇揉着惺忪的睡眼,迎来了又一个崭新的一天。

 

这就是我慕名来访的地方——赣州宁都的小布镇。这里地势偏远,宁静幽谧,让人恍如来到祖国的边陲。

 

依水而兴——历史上的“清明上河图”

 

小布原名小浦,意指建在水边的小镇。其最早的历史可追溯至南宋。水生万物,小布镇的美丽和一条河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就是小布河。小布河自西北向东倚镇绕行,是宁都县梅江河的一条支流。小布河水的美是小家碧玉型的,那水碧绿、透亮、温婉,看起来厚而不腻,漾漾的柔波像流动的翡翠,透着一丝丝江南水乡特有的千回百转的柔肠,让人陡添情思。

 

     在当地学问精英撰写的旨在先容村落史和村落学问的书籍中,记录了小布昔日的繁荣。小布的繁荣起源于明末清初。那时,梅江是当时连接于都、瑞金、兴国、宁都、石城、会昌六县的重要黄金水道。梅江的两条支流在小布的上游汇合,流向小布街市。水系的发达带来了人丁和商业的兴旺。那时候的人们相信风水,而小布正是这样一个打着灯笼都难觅的风水宝地。你看她四面环山,一面山的形状像狮子,另一面像大象,小布的狮象山生成了天然的左象右狮的格局,正好把水口把住,而从风水学的角度,水象征着财运,人们笃信水有“狮、象”守护,财气才能留得住。另外,左边的山矮,右边的山高,于是又称为“白虎压青龙”,很适合外地人在此发展。由此一来,小布天时、地利、人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外地人如朝圣般纷纷前来,各地往来经商、农耕的人们非常踊跃,小布摇身一变成为百姓聚集的繁华集市。

 

“茵陈、箊藥、大米,外销营业真兴旺,运回食盐、煤油、白棉布,整个市场添繁荣,繁荣兴旺靠什么,全赖动脉梅江河。”这句当年流传在梅江河畔的顺口溜真切地反映出昔日的商业盛况。小布由于近水楼台先得月,曾一度成为粮、油、土纸、夏布、木、竹子等土特产往来最大的初级市场之一。小布有一条古街,是明末清初的建筑,布局呈棋盘状,分为大街、横街、鱼行三条主街。清嘉庆十八年间,这里陆续建起民房逾300间,三座有名的庙宇真君庙、老管庙、石仙庙分布其间。古街集市上车水马龙,商铺林立,鸡行、姜行、典当行、豆子糯米行等小街小巷林林总总。走在古街的青石板上,让你不由想起戴望舒的那首《雨巷》,也忍不住想在暮然回首间,于灯火珊阑处邂逅那位撑着油纸伞的美丽姑娘。

 

走完古街,会看到一座座小桥跨过小布河,把两岸居民紧紧相连。习习的清风夹杂着河水的新凉,岸边的河堤便成了历史的重载。弯弯的小布河水发出浅浅的吟唱,其间停泊着几条经久不用的老船,印证着曾经古街的热闹、码头的喧嚣。那时的小布河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水上要道,镇上的土特产等货物往往通过小布河,源源不断地运往县城及周边的地区。90多岁的李镇东老爷爷是镇子上德高望重的老者,年轻时,曾是私塾先生,他学识渊博,称得上是一部记录小布历史的“活字典”。小时候,他经常看到父辈们用竹木做成排筏,撑一支竹蒿,顺流而下,载着家乡人的祝福和期待,飘向远方的目的地,为家人换来幸福的生活。他也曾考证过小布的历史,用笔端为后世留下了关于小布的珍贵回忆。

 

小布的过往,使我不禁想起北宋张择端所作的那副著名的《清明上河图》,熙熙攘攘的人群,远近富商巨贾竞相云集,如若时光倒转百年,小布镇的繁华也大抵如此吧。

 

水的信仰——许真君守护下的“世外桃源”

 

古往今来,不过沧海一粟。小布河经得住历史漫长的流年冲刷,却经不住人间世事的万千变幻。往后的日子,由于时代的变迁、公路的崛起、商业中心的转移等种种因素,小布原先川流不息的码头逐渐没落了下去,但取而代之的是留在人们心中对那条曾经赖以生存的河流的坚守情怀,这份情怀最终演变成对水忠实的信仰,感天动地,为小布注入不息的生命力。

 

历史上,小布是一个客家人集中的圩市,没有任何一个姓氏具有绝对权威和优势,故而大家只得在宗教信仰上寻求共同点,选择以许真君作为大家共同的神明崇拜,以庙会的形式统率周边村落和管理村落事务。真君庙就是由小布、黄陂、大沽、洛口、钓峰、永丰上溪等八乡七十二村半共二百八十四个自然村的村民捐资兴建起来的。每年的八月,万寿宫都会举行一年一度的真君庙会。那天对小布人民来说,是一个盛大的日子,成千上万的人成群结队,前来祷告还愿,真君庙对面,还会演戏以供观赏,好不热闹。在小布人的心目中,真君是一个好善而乐施、忠孝而廉洁的化身,他治水擒龙,平息水患,为人民带来了幸福之源。这份对水的信仰足以使每个小布人感受到来自水的馈赠,使得人们更加发自内心地珍惜热爱脚下的这一方水土。这份信仰保证了小布长久的繁荣稳定,人们相亲相爱,度过了世世代代。

 

 关于真君庙,小布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许久以前,有一个叫福蘭的村民,一次探亲路上路过小布河坝边,捡到一尊真君神像,于是他带着神像来到了后来建庙的地方。由于口渴难忍,他就把神像搁置一旁,跑到附近的小河边河水。饮水回来后发现,那块神像如磐石般再也搬不走了。于是,他拿鞋作卜,跪下祷告,“如果真君老爷想在此建庙,就请连转三次草鞋吧”。结果三次皆应验。他认为自己力所不及,便找当地的富翁商量建庙的事,可谁也不相信他。后来富翁突然生病,于是向真君祷告,说病愈之后马上动工建庙。谁知当夜便疾风骤雨降临,自然的神力将建庙的木材全部折好,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人们争相出钱出力,很快把庙建成了。

 

生动的传说传递出小布人民对必威手机app下载历史上治水圣人许真君的信仰和爱戴。事实上,流量极大、时涨时落的梅江,览尽繁华、见证兴衰更迭的小布河,使得这座始建于清嘉庆十八年(1813年)的真君庙,在江边矗立了至少200多年,成为小布方圆几百里村镇忠实的守护神。

 

 看着眼前这座穿透历史风尘、如今依然傲然屹立的万寿宫,正堂上许真君神像端坐其中,正门顶上“福我西江”四个金字以及皇帝命名“敕封万寿宫”圣旨牌位,如今依然令人醒目。我不由地感慨,与其说许真君守护着这一方水土,不如说生于这一方水土的人民守护着心中古朴的情怀,守护着他们心中神圣的家园。

 

然而令我感动的还不止这些。

 

我眼前的小布,已是一个现代化的宜居宜业之地,一栋栋漂亮的青灰琉璃瓦小楼房整齐划一,一河两岸风景如画,处处透出青春勃发的气息。她宁静、朴实,美丽而多情,人们对水的信仰使她如翩翩仙子,超凡脱俗,她在水中驱除污秽、洁净身心,抚慰和超脱灵魂,使她哺育下的子民从中得到力量、获取新生。看着一条清水从群山间蜿蜒流出,初极狭,山重水复,豁然开朗,其内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小桥流水,屋前屋后绿油油的草坪和小树,大黄狗家门口懒洋洋地晒太阳,垂髫小儿在母亲怀里嬉戏,农夫在河对岸辛勤劳作,我恍惚来到陶渊明描述的世外桃源。行走中,我偶然发现镇子东南两端分别有两口古井,从井口向下望,井口窄,井腔渐大。虽然由一块块新砖重新砌过,但厚厚的青苔、斑驳的井口依然透出久远和沧桑。镇上一位古道热肠的老人吴传寿对我说,这口井相传有200多年的历史了。以前人们用水不方便,灌溉用小布河水,吃水全部来源于井水。那时人们常常一大早就排队到古井口挑水。遇到旱灾的时候,井里的水供不应求,一些人往往要推着单车去深山挑泉水喝。现在生活好了,有了自来水,古井逐渐推出了人们生活的舞台,但小布人曲折地取水用水,到后来的自来水普及,这一历程,总也值得铭记。后来人们自发重新修葺了古井,把它保护了起来。

 

走到小布镇坡下村,我顺着流水的来路,绕过林间小道,向上攀登了一两千米,来到传说中的岩背脑瀑布,这里,石洞石林鳞次栉比,深绿浅绿青翠欲滴,站在百米高的瀑布脚下,轰隆隆的水声伴着汹涌澎湃的涧水从天而降,直落深水潭里,细濛濛的水雾随风飞动,如毛毛细雨般扑面而来,仿佛是大自然热烈的迎接仪式,让人心神陶醉。高高的岩背脑山坡上,生长着最好最美的小布岩茶,清澈的流水就像甘甜的乳汁,给碧绿的茶叶带来生命的供养。每天,山岚水雾从海拔千米的钩刀咀山峰上飘下来,从山谷中涌上来,和山间小溪、瀑布的水汽混合,空气里纯净得不含一丝杂质。水雾氤氲中,我仿佛听到了刘三姐的歌声“三月鹧鸪满山游,四月江水到处流。采茶姑娘茶山走,茶歌飞向白云头。”好一个蓬莱仙境。岩背脑的水不仅是绿色的,更是红色的。据说当年红军长征后,中共必威手机app下载省军区司令员李赐凡率部打游击,不幸牺牲在岩背脑。岩背脑的水呵,每一滴都值得回味和留恋。 

 

小布河畔流传的那些美丽的传说、故事,总也说不尽、道不完,不过可以确信的是,小布人民惜水爱水的情怀,已经铭刻到骨子里,祖祖辈辈绵延不断。

 

水美人生——新时期“大禹”的护水情

 

江边的美丽小镇,水美、景美、人美。这种美是人对水的满腔热爱,像一条永不知疲倦的小鱼,义无反顾地追寻水的归宿。

 

然而小布曾经也有另一番景象。夕阳下的小布河像一把闪亮的银刀,剖开历史,露出伤痛。小布镇上的大土楼村是小布河畔的主要村庄,那里曾经是一穷二白的地方,人居牲畜混养、道路泥泞不堪、地面污水横行。“大土楼、大土楼,土楼土房土成堆,垃圾臭水漫土楼。”是对其最真实的写照。小布河在呜咽,浑浊的河水一度达不到防疫检测的要求。河面上,人们用松树和杉树搭建的小木桥摇摇欲坠,涨水季节,河面放肆地泛滥,水冲走了小桥,淹进岸边村民的田地,水波冰凉的手掌将人们的庄稼连根拔起。人们在水涨之前搬离水退之后搬回,循环往复,代代延续。

 

历史的车轮总是在披荆斩棘中前行。后来,有了政府对河堤的整治,有了征地中遇到的难题,也让我有幸从当地这段历史中认识到一位老水利人龚发金。

 

拓宽河道的过程是艰难的,对于祖祖辈辈生活在小布河畔的人民来说,岸边的田地连接着他们与小布河漫长的感情,难以舍弃。

 

喝着小布河水长大的龚站长,何尝不明白这份情感。他在当地水管站坚守岗位35载,对小布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有着深厚的感情。但保护沿岸居民安全,改善生态环境的重担,让他和当地的同志们坚持去居民家里三番五次、苦口婆心做工作,最终赢得了人们的理解,同意让出自留地,拓宽河道,美化生态。这才有了今天小布河岸边的诗意盎然。

 

“三过其门而不入,三十余载不辞苦”,这位新时代的“大禹”由于要经常翻山涉水检查饮水工程,到河堤上巡查工程质量,他干瘦狭长的黑色脸膛泛着血丝,由此又得了个“黑面包公”的美称。那是因为他出了名的严格,在巡查河堤工程质量时,他甚至不顾河水冰冷,脱了鞋赤脚上阵检查河道铺设情况。白天如果因为别的事情耽误了监管,他晚上也会过去检查。在他的监管下,河道的工程质量从未出现过返工现象。他本人有一辆风驰电掣的“坐骑”——跟随了他十几年的摩托车,我打趣着问他啥时候换一辆小汽车开开,“这辆车骑习惯了,十几年下来有了感情,就像我对小布一样。”感动之余让我不由钦佩。

 

时光飞逝,我在小布的行程渐入尾声。入夜,素月倒映在小布河水中,一座座小桥张灯结彩,把河边的夜色衬托得更浓了。灯光闪烁,仿佛暗夜从酣睡里眨了一下眼。光线折射到水面,蜿蜒曲折,似仙女在挥动着芊芊玉臂。我仿佛听到河畔传来银铃般的笑声,看到一群调皮的小孩,光着脚丫,在河滩跑啊、笑啊,岸边的木桩上,系着他们从大人那里偷来的竹筏。清风拂来,思绪便飞到更远,历史上小布河繁华的景象一幕幕重现,时空交叠中,我最终深切地感受到这里的水对陆地最深入最真情的触摸,这里的人对水最长情的陪伴和保护,在从古到今的演变中,他们相濡以沫,不断追寻着天然、悠久和永恒的意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